示例图片二

2018年世界军用作战飞机发展动向

2021-10-23 16:56:22 彩票联盟_彩票联盟首页官网 已读

  2017年是军用战机发展的重要年份。五代战机研发如火如荼,并加快列装与部署;战略轰炸机方案竞相亮相,对峙角逐日益激烈;军用无人机快速发展,已远超人们的想象。那么,2018年世界军用战机又将如何发展呢?对此,学术plus特约评论员、军事学者徐秉君对该热点问题进行详细的分析解读。

  五代战机是当今世界最关注的热点装备之一。美国是最早发展五代战机的国家,也是唯一部署F-22、F-35两种五代战机的军事强国。目前,美空军共拥有F-22战机195架,并频繁出动于敏感地区,以展示美国的军事存在。2018年,世界局势复杂多变,F-22仍然会在敏感地区频繁穿梭,尤其是中东和亚太地区,F-22战机的身影将会越来越多。不仅是非对称实力的展示,更是一种战略威慑。

  F-35系列战机,在经历了多年的技术与资金的掣肘之后,现已进入低速批量生产阶段,2018年将开足马力加紧生产,除了满足美国自身的需求外,还要按合同向盟国提供一定数量的F-35。美军计划购买2443架F-35战机。2017年12月美国洛马公司完成了年度生产目标,交付了66架F-35战斗机。至此,洛马公司已向美军和其他盟国交付了266架批生产型F-35战斗机。现已部分交付本国有关部队和有关国家使用。迄今获得的订货总数为356架,因此新年度还有90架待交付。该公司准备在低速初始生产第10批(LRIP10)时,计划再安排生产90架F-35战斗机的生产,2023年之前生产率将提高到160架/年。

  值得注意的是,现阶段美军已将大量投入使用的第五代战机,重点部署方向转向亚太地区。2017年12月4日,驻韩美军与韩国空军启动“警惕王牌”联合空中演习,美军6架F-22和10多架F-35A、F-35B等五代战机编队参演。这次空中演习同时动用F-22及F-35两款五代战机,且型号和数量如此之多,也是以往演习少见的。表明美国正在加速五代战机于亚太地区的部署。

  五代战机尽管很诱人,但并不是谁都玩得起。2017年8月,俄罗斯先期研发的T-50于正式命名为苏-57,3个月后,俄军方公布,苏-57已经通过各项测试,将于2018年列装俄武装力量。但俄罗斯由于受资金及技术等原因影响,使得苏-57项目曾数度推迟。面对媒体对苏-57研制进度的质疑?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州州长维亚切斯拉夫·绍波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俄罗斯苏-57第五代战斗机的批量生产将于2018年在俄罗斯远东的哈巴罗夫斯克地区开始。在回答塔斯社的问题时,这位州长称,“企业正在进行试验,并将在明年(2018年)开始批量生产。”他指出,当前的问题是把这架战斗机列入国家军备计划,以便交付部队,并且在阿穆尔河畔共青城的加加林飞机制造企业工作正在按计划进行。他最后确认,“这个问题已经得到解决,没有问题,所有的工作都按照进度进行。”据俄媒体透露,这种最先进战斗机的试验设计工作将于2019年完成,交付部队也应该在那个时候开始。预生产批次将生产12架苏-57。 苏-57是否能如期列装?还要拭目以待。

  中国自主研制的歼-20,在世界的瞩目下,首次在建军90周年阅兵仪式上,以战斗姿态展现在世人面前,并已于2017年9月正式列装。中国自主研发的另一款五代战机歼-31,中航工业按军方和市场需求,正在按计划加速推进。预计在新年度将有更多的五代战机列装,无疑将使中国空军武器装备结构发生重大改变。

  在欧洲,法国和德国共同合作研发未来作战飞机。2017年11月8日,在德国柏林举办的“2017年国际战斗机大会”上,欧洲空客集团首次详细展示了法国和德国未来作战飞机概念及视频。此概念综合使用有人驾驶战斗机、小型无人作战飞机、以及“太空数据干线”(宽带高波段卫星通信系统),即“未来作战航空系统”(FCAS)。空客集团防务与空间公司首席执行官德克·霍克表示,隐形和精确制导武器已经改变了战争面貌,而将有人驾驶战机与无人机伴随使用有“巨大的潜力”,但迄今已有的探索很少。”目前,空客集团正在争取能够在法-德未来战斗机发展工作中成为主要角色。预计2018年法德未来作战飞机项目将进入到实际合作研发阶段。

  日本高调研发的“心神”隐形技术验证机,由于技术瓶颈其进度再三推迟,直到2016年4月才实现首飞,可是在首飞后的两年里测试并不顺利,仅仅进行了32次试飞后,便于2017年10月宣布终止。日本研发五代战机意欲恢复和完善其航空工业体系,无奈受美国的挤压,再加上技术掣肘,只能放弃自行研制。但日本却把这作为与美国讨价还价的筹码,日本购买F-22未果并不甘心,而是不惜以单价5亿美元的高价购买F-35,这还不够,还以放弃自行研制五代战机而争得在日本组装F-35生产线。对日本来说,这或许是获取五代战机技术的捷径,远比自己研制来得快。

  自中国开始研制五代战机后,世界多国竞相推出五代战机计划,如欧洲、印度、韩国、土耳其、瑞典、伊朗等近10个国家和地区纷纷高调公布和展示了本国的五代机计划、方案、以及模型。然而,这需要巨额资金持续投入,并非一般国家承受得起。此外,五代战机必备的高新技术,没有足够的创新和技术积累是难以为继的。日本在“心神”首飞两年后宣布终止;韩国也宣布将本国五代机项目KF-X降级为“四代半”继续研发;印度与俄罗斯合作研发的T-50现为苏-57项目,因印度不堪投入重负几欲退出;土耳其航空工业高官承认,土耳其五代机项目TF-X已处于停滞状态;一些国家的五代战机计划虽然美好,可大都还停留在概念、规划和图纸上。

  在一些国家还在为研制五代机踌躇时,美国却又加快六代战机概念及方案论证。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日前登载《F-35是旧闻:美军六代机有大计划》称,美国空军已经开始有关第六代战机的实验和规划设计,该战机从技术上来说比F-35更加先进。该文章还称,新战机从设计上将接替第五代F-35联合攻击战斗机,在本世纪30年代中期横空出世。新战机如今还处于空军和海军的最早期概念开发阶段。

  该网站还披露,美空军和海军正在合作探讨这款飞机的早期概念,涉及这款飞机将包含什么样的技术和能力。有关人员分析称,20年后的战斗机可能包含新一代隐形技术,具有电子战能力,有尖端的计算机处理能力和算法,更加自主,携带高超音速武器以及具有所谓的“智能皮肤”,也就是在飞机侧面安装传感器。但目前美空军还没有确定这款新飞机的平台。而在海军计划制订者的展望中,第六代战斗机也在2040年左右设计完成。它很可能被设计成既可以由人操纵也可以执行无人飞行任务。

  战略轰炸机仍是世界军事大国发展的重点。近年,美国、俄罗斯等军事大国相继启动了研发新一代战略轰炸机项目。由于战略轰炸机仍然是大国实施战略威慑的航空重器,其战略地位在短时间内难以撼动,因此在新年度发展战略轰炸机仍然是军事大国的重要战略选项。

  战略轰炸机在空中战略威慑中继续担当主角。特别是在一些敏感地区,经常能见到战略轰炸机的身影。美国是当今世界拥有战略轰炸机数量最多的国家,主要由B-2,B-1B和B-52等机型构成,这些战略轰炸机能广泛执行各类战斗任务,是美军战略打击能力的基石。作为一支重要的战略打击力量,战略轰炸机既能在大规模战争爆发时实施核打击,又能在局部冲突中使用高精度常规导弹先发制人,平时又是重要的战略威慑力量。

  俄罗斯继承了前苏联的战略遗产,除了核武器外,还继承了数量可观的战略轰战机,尽管机型老旧,但经过升级改造其性能和战力得到大幅度提升。面对美国及北约的战略围堵,俄罗斯战略轰炸机频频出动,以抗衡和反制美国及北约的战略挤压。

  由于美俄等大国战略不断扩展,作为战略打击和战略威慑重器的轰炸机已难以满足其新的战略需求,为了争夺未来战略优势,以美俄为代表的军事大国,又开始竞相研制新一代战略轰炸机。

  2016年2月,美国公布了下一代轰炸机B-21方案,以替代冷战时期研发的B-52老式轰炸机。美空军说,计划在2025年前后使用这款飞机。同年9月19日,美空军宣布,最新一代B-21远程轰炸机将被命名为“突袭者”。美空军部长黛博拉·詹姆斯当日表示,B-21将成为美国空军未来的主力轰炸机机型,这款轰炸机将有能力从美国本土起飞,对全世界任一位置进行快速打击。她说,B-21是线世纪的轰炸机。

  根据美空军的计划,B-21将在本世纪20年代中期列装,并逐步取代美空军现有的B-52、B-1及B-2等机型。B-21由美国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研发并制造,制造总量为100架。按照美国媒体的估算,每架B-21的造价为5.5亿美元。如果算上研发、调试、维护等成本,B-21项目的总投资将在800亿至1000亿美元之间。

  随后,美国B-21项目按计划推进,但差异在于军方和政府的需求数量上。2017年6月,在美国国会众议院举行的听证会上,空军中将阿诺德·邦奇称空军计划组建规模达100架的B-21机群,“以满足未来战场需要”。可众议员迈克·加拉格尔却提出,要进一步增加B-21轰炸机数量,“在我看来更适合的B-21数量应该是165架”。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则在敲边鼓,在6月发布报告称美空军至少需要164架B-21。而美空军“快速能力办公室”(RCO)主任兰德尔·瓦尔登确认,目前的生产目标仍是100架。2017年11月28日,瓦尔登又表示,该办公室计划在2018年左右对B-21“空袭者”远程轰炸机项目进行关键设计评审。

  目前,美俄两国战略轰炸机数量上基本相当,但是与美国相比俄罗斯出现了明显代差,即缺少第四代战略轰炸机。为了缩小代差,进而增强远程攻击能力,俄罗斯开始研发新一代战略轰炸机PAK-DA。2017年3月,图波列夫公司展示了首架全尺寸PAK-DA(远程航空兵未来航空复合体)实物模型。俄媒体称,“俄罗斯也将装备隐形战略轰炸机了!” 俄专家则认为,在美国启动新一代战略轰炸机项目的背景下,俄军必须加快研制步伐。

  根据PAK-DA设计方案,俄军方不仅计划将这种隐形轰炸机作为战略轰炸机,还准备将其用于远程截击机和发射航天器的平台。据“今日俄罗斯”等媒体报道,PAK-DA将大量采取隐形材料和其他技术实现隐身性能。首次展示的PAK-DA模型采用“飞翼”布局设计。它没有水平尾翼,可减少起飞重量、提高燃油效率和经济性,但相对难以操纵。

  有关军事专家推测,这种PAK-DA轰炸机航程将达1.2万公里,起飞重量不超过200吨。它将具备执行战略打击任务和战术打击任务的双重能力,既可以携带装备有核弹头的巡航导弹实施核打击,同时也能使用常规精确制导武器,对地面目标进行“点穴式”打击,并可突破世界任何防空系统。

  然而,这款预计在2025-2026年首飞的PAK-DA,实际上比原计划推迟了数年。2016年,俄空天军司令维克多·邦达列夫上将曾表示,这种轰炸机应于2019-2020年进行首次试飞,最早将在2023-2025年装备部队。但是由于资金、技术、需求等多重原因,PAK-DA似乎远水难解近渴。为了解决战略急需,俄罗斯又调整轰炸机研发方案,通过恢复现代化升级的图-160M2战略轰炸机的生产来解燃眉之急,事实上PAK-DA项目已被推迟。

  值得注意的是,图-160于2015年11月首次参加实战,在叙利亚轰炸极端组织,被俄军认为表现不错。机载武器系统上,图-160M2可以搭载Kh-555与Kh-101巡航导弹,这两种导弹目前都已在叙利亚空袭中使用。这意味着战略轰炸机有可能被越来越多地投入到局部战争中并发挥重要作用。

  目前,对于俄罗斯空天军来说,尽快拿到管用的战略装备才是最重要的。2017年11月16日,负责军工生产俄罗斯副总理罗戈津向普京汇报,图-160M2计划明年(2018年)2月首飞,并在2023年交付部队。这与俄国防部此前公布的时间表一致。此外,俄罗斯空天军也表示,计划采购至少50架这种轰炸机。

  美俄争先发展战略轰炸机,是看中其独有的载弹量大、航程长、灵活性强等优势。尤其是在战略威慑方面,战略轰炸机与战略导弹相比,具有可重复使用,较高的反应速度和控制能力,以及应变突发情况的灵活性。这也是军事大国仍然高度重视发展战略轰战机的成因。

  无人机在军事应用上与其它军用战机相比相对较晚,但近年来无人机的快速却发展令人瞩目。无论是以“全球鹰”为代表的高空长航战略侦察无人机的部署和使用,还是以“捕食者”为代表的察打一体无人机实施的定点清除作战,都引起了世界各国的广泛关注。

  随着无人机应用的不断扩展,世界各国高度重视无人机的发展,并根据本国的战略需求,把发展无人机作为重要的战略选项。美国在发展大型察打一体以及舰载无人机的同时,还注重发展小型无人机。如美空军发布了《2016-2036年小型无人机系统飞行计划》,该计划提出,为了维护美国的空前军事优势,满足作战需要,美空军正积极开展小型无人机系统(SUAS)创新应用研究。

  俄罗斯是研发无人机较早的国家之一,而且注重系列发展,不仅研发战略无人机,而且研发战役和战术无人机,并注重应用于实战。据俄媒体披露,为提高西部军区使用无人机作战的能力,该军区组建了俄军首支针对无人机实施电子战的常备军,目前对该部队“无人机猎手”的训练正按计划实施,其训练时长、水平和强度均超过一般部队。依据今年的训练计划,俄西部军区的无人机累计训练时长迄今已达500多小时,同比增加15%。

  值得关注的是,俄罗斯米格飞机制造公司在不久前的迪拜航展上宣称,该公司正在研制重达1-15吨的察打一体无人机,其试验样机将于近年问世。媒体认为,这一军用无人机研发计划显示出另一个发展趋向:随着军用航空发动机技术的进步以及精确制导弹药技术的演进,未来察打一体无人机将向着大型化和重型化方向发展。

  2017年2月27日,中国航空工业自主研制的新型长航时侦察打击一体型多用途无人机系统——翼龙Ⅱ无人机成功首飞。表明中国已经掌握自主研发航空装备的关键技术,标志着中国已跨入世界大型察打一体无人机先进行列。

  2018年,将是无人机快速发展的年度。随着空天一体化战略推进,未来战场将向航空空间、临近空间、太空空间三个战场扩展,同时意味着未来空中作战并没有严格的界限,也正是空天一体化趋势为各类军用无人机的研发提供可能和创造条件。从近年来世界军用无人机的研发和应用情况来看,军用无人的研发呈现搭载平台多元化、作战空间扩大化、以及重型化和小型化趋向。

  从近年来军用无人机的发展情况来看,集成化、集群化、隐身化、智能化等,无疑是其发展的基本趋势,不同种类的军用无人机将在未来战场担当重任。

  集成化。由于未来空间战场日趋复杂,客观上要求军用无人机要具备执行多重任务的能力。因此,未来的军用无人机正朝着系统集成,综合传感方向发展,不仅可以用多种平台搭载,而且可以实现一机多用。例如,未来航空母舰将成为军用无人机的重要搭载平台。美国海军正在研发的MQ-25“黄貂鱼”无人机,可以布署到航空母舰上,作为加油机为舰载机实施空中加油;另外,航空母舰也可以搭载作战无人机,来承担部分原本由“超级大黄蜂”舰载机承担的打击任务,这将使海军航空队可用的打击机队数量增加20-30%。

  集群化。近年来,集群化趋势是军用无人机研发的一个热点。团队作战是现代战争理论的一个核心组成部分,可是在使用无人机时,通常只考虑单架无人机的作用,这实际上让无人机的作战效能大打折扣。因此,许多国家的军事机构,开始研究利用无人机的“蜂群式”进攻来提升其作战能力。有关专家认为,无人机集群具有抗毁重构性强、分布协同性高、军事经济效益显著等优势,可对敌方实施广域分布式多点多向突击,快速达成作战目的,极大提升作战效能。

  隐身化。隐身技术是现代军用战机的核心技术,在新近的几场局部战争中已凸显其作战优势。因此,世界各国高度重视发展隐身技术,除了应用于五代战机外,还把隐身技术应用到无人机上,这无疑会使无人机的隐蔽性、突防性、以及自我生存能力大幅度提升。

  智能化。把人工智能、信息和自动化技术应用到军用无人机上,显然超出了一般性杀伤武器的概念。随着无人机智能化程度的提高,具有深度学习和自主判断能力,以及战场卓越感知能力的智能无人机将在未来战场担当重任。而用人工智能打造的无人机,作为智能化武器必将会引起未来作战方式的重大变革,并对作战规则及作战理论产生深远影响。